当前位置:首页 > 网上服务大厅 > 仲裁公告 > 张**诉常州市武进邦德运输有限公司工伤保险待遇争议案仲裁裁决书
张**诉常州市武进邦德运输有限公司工伤保险待遇争议案仲裁裁决书
发布时间:2019-03-04

常州市武进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

仲裁裁决书

 

常武劳人仲案字〔2019〕第51号

申请人张**

委托代理人岳丹茹,江苏乐天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吕红波,乐天(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常州市武进邦德运输有限公司,住所地武进区牛塘镇白家村东风路6号。

法定代表人屠国华。

委托代理人王*、张*,该公司员工。

案由工伤保险待遇。

申请人张**诉被申请人常州市武进邦德运输有限公司工伤保险待遇争议一案,本委受理后依法组成独任仲裁庭,并对本案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申请人张**及其委托代理人岳丹茹,被申请人委托代理人王*、张*到庭参加仲裁活动。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张**诉称,申请人于2014年5月27日到被申请人处工作,任押运员,被申请人未与申请人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也未为申请人办理工伤保险。双方口头约定申请人每月固定工资4000元,平时被申请人每月月底以现金方式发放申请人工资,由申请人签字领取。2017年7月30日,申请人在卸货中从车上摔下受伤,当日申请人至礼河卫生院治疗,同日又至武进人民医院继续检查,2017年8月1日申请人住入武进人民医院治疗,后于2017年8月14日出院。申请人住院期间的医疗费由被申请人支付,伙食费由申请人自理,并由申请人妻子进行护理,被申请人未支付护理费。武进人民医院自2017年8月14日起,共向申请人出具了4份疾病诊断证明书,共计建议申请人休息6个月。2018年1月,申请人按被申请人要求,委托乐天(上海)律师事务所向常州市武进人民医院司法鉴定所鉴定申请人的工伤伤残等级,该鉴定所于2018年2月5日出具了《司法鉴定意见书》,为此,申请人支付了2160元的鉴定费。2018年8月3日,申请人受伤被认定为工伤。2018年9月20日,申请人受伤程度经鉴定为伤残九级。申请人出院后曾多次进行复诊,复诊期间的医疗费和交通费均由申请人自理。2018年10月22日,申请人向被申请人邮寄了《要求解除劳动关系的通知函》,以“被申请人未依法及时缴纳社会保险费、未依法及时支付劳动报酬等”为由,提出自2018年10月22日与被申请人解除劳动关系。次日,被申请人签收了该邮件。因双方就双方工伤待遇事宜未能协商一致,现申请仲裁,要求被申请人支付申请人司法鉴定费216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650元(50元/天×13天)、护理费1300元(100元/天×13天)、一次性伤残补助金36000元(4000元/月×9月)、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50000元、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25000元、停工留薪期工资18733.3元[4000元/月×(6+13/30)—7000元(2017年共领取31000元—2017年上半年工资24000元)],合计人民币133843.3元。

被申请人常州市武进邦德运输有限公司辩称,1、被申请人未要求申请人进行司法鉴定,故对申请人主张的司法鉴定费2160元不予认可;2、申请人住院治疗期间,被申请人送给申请人2000元,但该2000元不属于红包,系被申请人让申请人先用的;3、被申请人与申请人之间并不存在劳动关系,更谈不上解除劳动关系的事情;4、双方口头约定申请人每月工资为3500元,如果做到年底,当年是按照每月4000元的工资进行结算,平时支付工资比较随意,有4000元、8000元、还有10000元的,也不固定每月均支付;5、申请人出院后进行多次复诊,复诊期间如有王*(即本案被申请人委托代理人之一)带领申请人治疗,一般都由王芬支付医疗费,如申请人自行复诊,则由申请人支付医疗费,申请人支付的医疗费双方尚未结算;6、被申请人在2017年7月28日曾支付了申请人2000元交通费,该费用至今也尚未结算;7、申请人其他仲裁请求标准过高,请求仲裁庭依法处理;8、对申请人陈述的其它情况无异议。

经审理查明,申请人于2014年5月27日到被申请人处从事押运员工作,被申请人未与申请人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也未为申请人办理工伤保险。平时被申请人以现金方式支付申请人工资,由申请人签字领取,2017年度申请人共计领取工资31000元。2017年7月30日,申请人在卸货中从车上摔下受伤,当日申请人至礼河卫生院治疗,同日又至武进人民医院继续检查,2017年8月1日申请人住入武进人民医院治疗,后于2017年8月14日出院。申请人住院期间的医疗费由被申请人支付,伙食费由申请人自理,并由申请人妻子进行护理,被申请人未支付护理费。申请人出院后曾多次进行复诊。武进人民医院自2017年8月14日起,共向申请人出具了4份疾病诊断证明书,共计建议申请人休息6个月。2018年8月3日,申请人受伤被认定为工伤。2018年9月20日,申请人受伤程度经鉴定为伤残九级。2018年10月22日,申请人向被申请人邮寄了《要求解除劳动关系的通知函》,以“被申请人未依法及时缴纳社会保险费、未依法及时支付劳动报酬等”为由,提出自2018年10月22日与被申请人解除劳动关系。次日,被申请人签收了该邮件。

2018年12月18日,申请人以4000元作为其受伤前月工资标准诉来本委,要求支持其仲裁请求。

除上述事实外,双方当事人在庭审中对下列事项存在争议:1、双方当事人之间是否存在劳动关系;2、申请人受伤前月工资标准;3、2017年度,申请人工资的起算日期;4、申请人住院期间,被申请人是否给予申请人2000元;5、被申请人在2017年7月28日支付给申请人的2000元是否进行结算;6、申请人主张的鉴定费2160元,是否应由被申请人承担。

围绕上述争议,申请人举证如下:1、工伤认定决定书和劳动能力鉴定结论通知书,用于证明申请人受伤为工伤,等级为九级。2、《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费发票,该《司法鉴定意见书》系常州市武进人民医院司法鉴定所于2018年2月5日出具,载明的事项包括:委托人为“乐天(上海)律师事务所”、委托鉴定事项为“张*的工伤伤残等级”、受理日期为“2018年1月11日”、鉴定意见为“被鉴定人张*因故致左膝半月板损伤构成职工工伤十级伤残;右肩袖损伤经手术治疗并遗留轻度功能障碍构成职工工伤十级伤残;上述损伤最终评定为职工工伤九级伤残”;鉴定费发票系常州市武进人民医院于2018年2月7日开具的江苏省医疗门诊收费收据,费用包括法医临床鉴定文证审查960元和伤残程度评定1200元;用于证明经鉴定申请人构成职工工伤九级伤残,申请人为此次鉴定支付了2160元的鉴定费。3、疾病诊断证明书4份,用于证明医疗机构在申请人出院后共建议申请人休息6个月;4、《要求解除劳动关系的通知函》、EMS寄件单和查询单,用于证明申请人于2018年10月22日向被申请人发函依法解除双方劳动关系。

被申请人对上述证据质证后表示:1、对工伤认定决定书和劳动能力鉴定结论通知书不予认可;2、对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费发票不予认可;3、对4份疾病诊断证明书予以认可;4、被申请人收到了《要求解除劳动关系的通知函》,但被申请人认为双方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

被申请人在庭审中未提供证据。

同时申请人表示:1、被申请人陈述的2017年7月28日曾支付给申请人的2000元,包括申请人复诊期间自行支付的医疗费1391.4元和送货时所发生的交通费、餐饮费共730元,该2000元已经抵足了上述两项费用,申请人可以提供相关票据予以证明;2、2017年工资从2017年2月5日开始计算,之前的工资已经全部结清。

被申请人:1、被申请人同意将2017年7月28日支付给申请人的2000元与申请人所述复诊医疗费、交通费和餐饮费抵掉。2、同意申请人2017年工资从2017年2月5日开始计算,之前的工资已经全部结清。

为查明案情,本委曾要求被申请人在休庭后3日内向本委递交其曾在申请人住院期间给过申请人2000元费用的证据。指定期限内,被申请人未能提供上列证据。

另查明,2017年7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期间,本区计发工伤待遇涉及到计算统筹地区职工月平均工资的,按每月4777元标准执行。

以上事实由仲裁申请书、赔偿清单、认定工伤决定书、劳动能力鉴定结论通知书、《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费发票、疾病诊断证明书、《要求解除劳动关系的通知函》、EMS寄件单和查询单以及当事人陈述等证据材料在卷予以佐证。

本委认为:发生劳动争议,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与争议事项有关的证据属于用人单位掌握管理的,用人单位应当提供,用人单位不提供的,应当承担不利后果;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本案中,被申请人对申请人提供的4份疾病诊断证明书予以认可,故本委对该4份疾病诊断证明书予以采信。被申请人虽表示双方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但鉴于被申请人认可其收到了《要求解除劳动关系的通知函》,故本委对于“申请人于2018年10月22日向被申请人邮寄《要求解除劳动关系的通知函》,被申请人于次日签收该邮件”的事实予以采信。鉴于申请人提供的认定工伤决定书和劳动能力鉴定结论通知书分别由常州市武进区人力资源各社会保障局和常州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出具,即由法律授权部门出具,且该两份证据均告知了当事人权利,对于该两份证据,被申请人虽表示不认可,但至本案庭审之日并未针对该两份证据主张自己的权利,故本委对被申请人的上述观点不予采纳,并对该两份证据予以采信。同理,本委对申请人提供的《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费发票亦予以采信。

对于“申请人住院期间,被申请人是否给予申请人2000元”的争议,因被申请人未能按本委要求在指定期限内提供证据证明其意见,由此被申请人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故对被申请人有关“申请人住院治疗期间,被申请人送给申请人2000元,但该2000元不属于红包,系被申请人让申请人先用的”的陈述,本委不予采信。

对于被申请人在2017年7月28日支付给申请人的2000元,因双方均同意把该2000元与申请人所述复诊医疗费、交通费和餐饮费相抵冲,故本委基于尊重当事人的意思自治,对该处理方式予以认同,并对该2000元不再处理。

对于“双方当事人之间是否存在劳动关系”的争议,根据上述认定工伤决定书所载明的内容,能够直接证明双方当事人之间存在劳动关系,故本委对于被申请人发表的“被申请人与申请人之间并不存在劳动关系”的答辩意见不予采纳。

《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三条规定,职工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需要暂停工作接受工伤治疗的,在停工留薪期内,原工资待遇不变,由所在单位按月支付。《江苏省实施〈工伤保险条例〉办法》第二十五条之规定,工伤职工的停工留薪期应当凭职工就诊的签订服务协议的医疗机构,或者签订服务协议的工伤康复机构出具的休假证明确定。本案中,申请人于2017年7月30日发生工伤,其受伤后共住院治疗的13天,而根据上述疾病诊断证明书,能够反映出医疗机构在申请人出院后共建议申请人休息6个月。对照上述规定,本委确定申请人受伤后的停工留薪期为6.4个月。

对于“申请人受伤前月工资标准”的争议,申请人主张其受伤前月工资标准为4000元,被申请人则表示“双方口头约定申请人每月工资为3500元,如果做到年底,当年是按照每月4000元的工资进行结算,平时支付工资比较随意,有4000元、8000元、还有10000元的,也不固定每月均支付”。对此,本委根据《江苏省工资支付条例》第二十九条规定,即“工伤职工停工留薪期,用人单位应当视同劳动者提供正常劳动并支付其工资的规定”,并结合申请人于2017年7月30日发生工伤、受伤后可享受6.4个月的停工留薪期(详见上述)的事实,可以推导出申请人停工留薪期至2018年2月11日期满。基于上述,可视为申请人满足了工作至2017年年底的条件,故对申请人所主张的其受伤前月工资标准为4000元的意见,本委予以采纳。

按工伤保险条例的相关规定,劳动者发生工伤后提出与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关系的,用人单位应按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的项目和标准支付劳动者的相关工伤待遇。本案中,申请人于2017年7月30日发生工伤,后申请人于2018年10月22日通过向被申请人邮寄《要求解除劳动关系的通知函》的方式,告知被申请人解除双方之间的劳动关系,被申请人于次日签收了该邮件,故本委确认双方当事人之间的劳动关系于2018年10月23日解除。

《江苏省实施〈工伤保险条例〉办法》第三十八条规定,用人单位依照《条例》和本办法规定应当参加工伤保险而未参加或者参加工伤保险后中断缴费期间,职工发生工伤的,该工伤职工的各项工伤保险待遇,均由用人单位按照《条例》和本办法规定的项目和标准支付。本案中,被申请人未为申请人办理工伤保险,故申请人主张的相应工伤待遇应由被申请人承担。结合申请人受伤前月均工资标准和伤残等级,经计算,申请人应得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为36000元(4000元/月×9个月),故本委对申请人主张的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予以支持。

对于申请人主张的停工留薪期工资,因双方当事人均认可2017年度申请人工资从2017年2月5日起计算,故本委结合申请人受伤前月工资标准4000元,经计算,申请人2017年2月5日至2018年2月11日(停工留薪期期满之日)期间(共折合12.2个月)应得工资(包括受伤前工资和停工留薪期工资)共计48800元(4000元/月×12.2个月),又鉴于双方对于被申请人在2017年度已支付申请人31000元的事实并无争议,故被申请人还应支付申请人停工留薪期工资17800元(48800元-31000元),故对申请人主张的停工留薪期工资,本委仅支持17800元。

根据申请人的伤情,申请人按每天100元的标准主张护理费符合本地一般护理人员收费标准,故本委对申请人主张的护理费1300元(100元/天×13天)予以支持。

根据关于实施新《工伤保险条例》有关问题的处理意见(苏人社函〔2011〕166号)第五项规定,即“从2011年1月1日起,职工住院治疗工伤(含到统筹地区以外就医)的伙食补助费一般每人每天为20元”。据此,申请人按每天50元的标准主张住院伙食补助费超过了上述规定标准,故对申请人主张的住院伙食补助费,本委仅支持260元(20元/天×13天)。

申请人主张的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50000元、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25000元均符合规定,本委均予以支持。

对于申请人主张的鉴定费2160元,申请人表示其是按被申请人要求而申请司法鉴定的,被申请人则表示其未要求申请人进行司法鉴定。对此,本委认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劳动能力鉴定是指劳动功能障碍程度和生活处理障碍程度的等级鉴定,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是劳动能力鉴定的法定机构。本案中,申请人受伤构成工伤,其进行劳动能力鉴定依法应当向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申请,而不应向常州市武进人民医院司法鉴定所申请司法鉴定,这对于作为本次鉴定事项的委托人乐天(上海)律师事务所来说,应当是明知的,且申请人后来也向常州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申请了鉴定,该委员会于2018年9月20日作出了鉴定结论。据此,申请人主张的鉴定费2160元并不属于《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的工伤保险待遇,故申请人要求被申请人支付其鉴定费2160元的仲裁请求缺乏法律依据,本委不予支持。

本案经调解不成,依法作仲裁裁决处理。

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二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三十条、第三十三条、第三十七条、第六十二条第二款、第六十四条、《江苏省实施〈工伤保险条例〉办法》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七条、第三十八条、第四十条、《江苏省工资支付条例》第二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六条、关于实施新《工伤保险条例》有关问题的处理意见(苏人社函〔2011〕166号)第五项之规定,裁决如下: 

一、被申请人常州市武进邦德运输有限公司在本裁决书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支付申请人张**住院伙食补助费260元、护理费1300元、一次性伤残补助金36000元、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50000元、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25000元、停工留薪期工资17800元,共计人民币130360元。

二、申请人张**的其他仲裁请求不予支持。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五十条的规定,当事人对本裁决不服的,可以自收到仲裁裁决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常州市武进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不起诉的,本仲裁裁决书发生法律效力。

一方当事人拒不履行生效仲裁裁决的,另一方当事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仲裁员:恽

一九年二月十五日

书记员: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