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上服务大厅 > 仲裁公告 > 田*诉常州大嘴钣金科技有限公司工伤保险待遇争议仲裁裁决书
田*诉常州大嘴钣金科技有限公司工伤保险待遇争议仲裁裁决书
发布时间:2019-08-21

常州市武进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

仲裁裁决书

 

常武劳人仲案字〔2019〕第1174号

申请人田*。

委托代理人吴冬琴,江苏润凯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常州大嘴钣金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常州市武进区洛阳镇阳湖村。

法定代表人张凤影。

案由工伤保险待遇。

申请人田*诉被申请人常州大嘴钣金科技有限公司工伤保险待遇争议一案,本委受理后依法组成独任仲裁庭,并对本案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申请人田*及其委托代理人吴冬琴到庭参加仲裁活动,被申请人常州大嘴钣金科技有限公司经本委依法通知无正当理由未到庭,本委依法缺席仲裁。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田*诉称:申请人于2018年7月18日到被申请人处从事电焊工作,被申请人与申请人签订了一份简单的工作合同,该合同约定有“申请人每小时工资25元,保底每月29天,加班25元/小时”等内容。被申请人未为申请人办理包括工伤保险在内的社会保险。2018年10月16日,申请人在操作抛光机工作时右手被抛光机绞割伤发生事故,受伤当日申请人即至常州金东方医院住院治疗,后于同年10月23日出院,该院分别于2018年10月17日和2018年12月17日出具病情证明书,共建议申请人休息2.5个月。申请人住院期间的医疗费、护理费和伙食费,均由被申请人支付。2019年2月11日申请人受伤被认定为工伤,2019年3月19日申请人受伤程度经鉴定为伤残十级。建议休息期内,申请人应被申请人要求曾带伤工作了一周,被申请人尚未支付申请人该周工资。申请人受伤后,被申请人除承担了申请人住院期间的费用外,未支付申请人其它费用。另申请人从2018年7月18日至受伤之日,共领取工资12000元,被申请人尚拖欠申请人该期间工资5000元。2019年4月25日,申请人曾就其工伤保险待遇事宜向常州市武进区洛阳镇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服务所申请调解,但未果。现申请仲裁,要求解除双方劳动关系,并由被申请人支付申请人各项工伤保险待遇102500元[包括:一次性伤残补助金42000元(6000元/月×7月)、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30000元、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15000元、停工留薪期工资15000元(6000元/月×2.5个月)、交通费500元]、2018年7月18日至2018年10月16日期间的工资5000元,合计人民币107500元。

被申请人常州大嘴钣金科技有限公司既未作出书面答辩,亦未到庭参加仲裁活动。

经审理查明:2019年5月29日,申请人以月工资6000元作为其受伤前月工资标准诉来本委,要求支持其仲裁请求。针对其仲裁请求,申请人在庭审中举证如下:1、工作合同,该合同内容为“田*于2018年7月18日正式在常州大嘴钣金科技有限公司工作,每小时25元一小时,保底每月29天,加班25元一小时,房租如做到年底由用人方付,水电费由员工自行承担,于8月底由厂方开始支付生活费3000元整,剩余薪资年底前一次性结清,7月份的工资暂压厂方,不得迟到早退,按照厂方规章制度上班,如需离职请在1月前提前申请,谢谢。”合同下方加盖有被申请人法人章,并签署有“庄*”和“田*”的姓名,该证据用于证明双方签订了合同,合同对申请人的工资计算标准、发放方式进行了约定。2、出院记录、普放诊断报告单、病情证明书,用于证明申请人受伤治疗的情况及经治医院以病情证明书形式共建议申请人休息2.5个月。3、工伤认定决定书和劳动能力鉴定结论通知书,用于证明申请人受伤为工伤,伤残等级为十级。

同时,针对仲裁庭的询问,申请人表示:1、按工作合同的内容,申请人每月保底工资应为25元/小时×8小时/天×29天/月=5800元/月,但申请人每月均存在加班,加班工资也为25元/小时,申请人每月应得工资应超过6000元,但相应的工资计算及加班考勤等依据均由被申请人保管,申请人无法取得,故申请人按6000元/月的工资标准主张相关工伤待遇。2、工作合同上落款处所签的姓名“庄*”是被申请人法定代表人张凤影的丈夫,平时被申请人的所有业务都由庄锦管理。

本案审理过程中,本委曾于2019年6月13日通过邮政特快专递(EMS)向被申请人注册登记的住所地邮寄了仲裁申请书副本、应诉通知书、开庭通知书及相关证据复印件等仲裁文书,要求被申请人于2019年8月14日上午9时30分出席庭审活动。该邮件投递过程中,因收件人(即本案被申请人)要求把地址改为“武进区洛阳大东尖137-7”而致该邮件被退回。为此,本委于2019年6月18日将上述仲裁文书重新进行邮寄(收件信息中单位为被申请人、地址为武进区洛阳大东尖137-7),经查询,该邮政特快专递(EMS)已妥投(签收人:庄*)。本案庭审之日,申请人田*及其委托代理人吴冬琴到庭参加仲裁活动,被申请人无正当理由未到庭,亦未作出书面答辩。

另查明,2018年1月1日至今本区计发工伤待遇涉及到计算统筹地区职工月平均工资的,按每月6645元标准执行。

以上事实由仲裁申请书、赔偿清单、工作合同、出院记录、普放诊断报告单、病情证明书、认定工伤决定书、劳动能力鉴定结论通知书、案件移送单、EMS退件、EMS寄件单和回单以及庭审笔录等证据材料在卷予以佐证。

本委认为:发生劳动争议,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与争议事项有关的证据属于用人单位掌握管理的,用人单位应当提供,用人单位不提供的,应当承担不利后果;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本案中,根据申请人庭审中提供的工作合同、认定工伤决定书、劳动能力鉴定结论通知书等证据材料可以直接证明申请人受伤为工伤的事实。此情形下被申请人应对申请人工作期间的月工资标准、工资支付及申请人受伤后相关费用的支付等情况承担举证责任,但因本案被申请人在收到本委邮寄的仲裁文书后既未在答辩期内递交书面答辩意见,也未在举证期间提供证据,且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庭审,进而对申请人所提供的证据进行质证,由此被申请人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故本委对申请人庭审中提供的证据材料及基于证据所作的相应陈述予以采信。

根据申请人提供的工作合同的内容,本委认为申请人有关其主张的工资标准为6000元/月的陈述具有合理性,故本委对申请人主张的工资标准为6000元/月予以采纳。同理,经计算申请人2018年7月18日至2018年10月16日(即申请人受伤之日)期间(折合3个月缺1天)的应得工资为17800元(6000元/月×3个月-6000元/月÷30天/月×1天),再结合申请人有关上述期间已领取工资12000元的陈述,得出上述期间申请人的剩余工资为5800元,但因申请人仅主张剩余工资5000元,故对申请人要求被申请人支付其2018年7月18日至2018年10月16日期间剩余工资5000元的仲裁请求,本委予以支持。

按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劳动者发生工伤后提出与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关系的,用人单位应按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的项目和标准支付劳动者的相关工伤待遇。本案中,申请人于2018年10月16日受伤,2019年2月11日申请人受伤被认定为工伤,2019年5月29日申请人诉来本委,要求与被申请人解除劳动关系,故本委确认双方之间的劳动关系于2019年5月29日解除。

《江苏省实施〈工伤保险条例〉办法》第三十八条规定,用人单位依照《条例》和本办法规定应当参加工伤保险而未参加或者参加工伤保险后中断缴费期间,职工发生工伤的,该工伤职工的各项工伤保险待遇,均由用人单位按照《条例》和本办法规定的项目和标准支付。本案中,根据申请人提供的认定工伤决定书,显示申请人未参加工伤保险,故申请人主张的相应工伤待遇应由被申请人承担。

《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三条规定,职工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需要暂停工作接受工伤治疗的,在停工留薪期内,原工资待遇不变,由所在单位按月支付。《江苏省实施〈工伤保险条例〉办法》第二十五条之规定,工伤职工的停工留薪期应当凭职工就诊的签订服务协议的医疗机构,或者签订服务协议的工伤康复机构出具的休假证明确定。本案中,申请人于2018年10月16日发生工伤,其受伤后住院治疗至2018年10月23日,而根据申请人提供两份病情证明书,显示常州金东方医院分别于2018年10月17日和2018年12月17日向申请人出具病情证明书,共建议申请人休息2.5个月。又结合申请人有关“建议休息期内,申请人应被申请人要求曾带伤工作了一周,被申请人尚未支付申请人该周工资”的陈述,本委认为被申请人应当对照上述规定支付申请人2.5个月计15000元(6000元/月×2.5个月)的停工留薪期工资,但被申请人无需再支付申请人在建议休息期内工作一周的工资,故对申请人主张的停工留薪期工资,本委予以支持。

根据规定,职工因工致残被鉴定为十级的,应享受的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为7个月的本人工资。本案中,申请人伤情经鉴定为伤残十级,而请人受伤前的月工资标准6000元并不低于本统筹地区职工月平均工资6645元的60%[即3987元(6645元×60%)],经计算,申请人应享受的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为42000元(6000元/月×7月),故对申请人主张的一次性伤残补助金,本委予以支持。

申请人主张的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30000元和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15000元均符合规定,本委亦予以支持。

因申请人受伤后未到常州以外(统筹地区以外)就医,且申请人也未提供交通费票据,故申请人主张的交通费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委亦不予支持。

因被申请人缺席,本案依法作缺席裁决处理。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二条、第十条、第十六条、第二十九条、第三十条、《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条、第三十三条、第三十七条、第六十二条第二款、第六十四条、《江苏省实施〈工伤保险条例〉办法》第二十五条、第二十七条、第三十八条、第四十条、《江苏省工资支付条例》第八条、第十三条、第十七条、第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六条、第三十六条之规定,裁决如下:

一、申请人田*与被申请人常州大嘴钣金科技有限公司之间的劳动关系于2019年5月29日(即申请人申请仲裁之日)解除。

二、被申请人常州大嘴钣金科技有限公司于本裁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支付申请人田*停工留薪期工资15000元、一次性伤残补助金42000元、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30000元、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15000元,合计人民币102000元。

三、被申请人常州大嘴钣金科技有限公司于本裁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支付申请人田*2018年7月18日至2018年10月16日期间剩余工资5000元。

四、申请人田*的其他仲裁请求不予支持。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五十条的规定,当事人对本裁决不服的,可以自收到仲裁裁决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常州市武进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不起诉的,本仲裁裁决书发生法律效力。

一方当事人拒不履行生效仲裁裁决的,另一方当事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仲裁员:恽

一九年八月十六日

书记员:沈